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观天,下观地,中观人

任之堂主人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聆心阁上听讲座  

2012-12-02 15:10:17|  分类: 个人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聆心阁上听讲座(曾培杰、陈创涛整理)

心理学老师程培华有一次来任之堂调理身子,跟老师谈起人的身心健康问题,老师很感兴趣说,我们这里很多病人过来,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患,希望下次你们聆心阁开心理讲坛的时候,叫上我们去听听,让我们也可以学学心理学知识,帮病人疏导不良情绪。

程老师说她那边聆心阁经常都有这类讲座,于是约大家晚上七点过去,就在十堰的人民公园再往前走一点就到了。

当天晚上我们大家去了十多个学生,加上病人,这场心理讲座的题目就叫做“为什么我们需要仪式”。针对的人群主要是在创伤之中不能自拔的一类,这些人因为长期有心理阴影,会严重影响到心理健康。  

聆心阁上听讲座 - 任之堂主人 - 上观天,下观地,中观人

 

我们一到聆心阁的会场,原来他们也来了很多学生,这会场墙壁上都挂了很多大哲学家大心理学家的照片,古今中外都有。最出名的当属大家都知道的佛洛伊德和荣格了。

聆心阁上听讲座 - 任之堂主人 - 上观天,下观地,中观人

在我们读大学时,对佛洛伊德就有所耳闻,他是西方精神分析学家,著有《梦的解析》一书,他对梦的解释,确实有他独到之处,他认为每个人的人格的形成与发展都基于童年的经历,虽然长大时受各方面社会现实的影响,而被压抑了。但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,比如功成名就或大灾大难时,他还会把童年的形成的那些心理,一一释放出来。

我们就想到中医的摸脉,有时摸的还不是现在当下的脉,一些童年时受过心理创伤,或者少年时受过某些跌打损伤,这些旧伤未愈,却被新的疾病覆盖上去时,在相关的脉象上,都会有相应的体现。上次有个慢性鼻炎的病人过来,反映他少年时跟人家打架,背心受伤了,以后不管发什么病,不同程度上都会牵连到他背心痛。老师摸脉的时候,说他督脉阳气升不上来,所以给他调督脉,用“督四味”,鹿角片、土元、狗脊、葛根,加乌梢蛇这些通脊背的药,吃后他鼻炎跟背痛就缓解多了。

我们就想到《十问歌》里面有个“九问旧病,十问因”,中医有的时候治病,它是看过去现在未来的,不局限于当下,有些病人他早年留下一些旧病,这些旧病在身体上不能得到很好的治疗后,会引发一系列的新病。

聆心阁上听讲座 - 任之堂主人 - 上观天,下观地,中观人

程老师在讲如何修复创伤、哀伤心理时,先让一个学生给朗诵“为什么我们需要仪式”。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很多仪式,可以缓解哀伤情绪的,比如古代的最传统的“七七四十九天”。

聆心阁上听讲座 - 任之堂主人 - 上观天,下观地,中观人

在一些人眼中看来,这些有点迷信,而中科院出来的程老师却说这种传统的仪式,几千年留下来的,有没有用?有用,而且很管用。在七七四十九天里面,这是传统中国最经典纪念亡人的仪式,每个七都不一样,买的东西要做的事也很讲究,这非常符合床上心理学的周期。哀伤的情绪,如果没能得到及时有效的疏导,在长久的将来就会留下一些隐患。所以为何在汶川大地震后,全国各地都会出现各种哀悼仪式,甚至后来也建纪念馆。因为人们能够从这种万众齐心的集体仪式中疏导哀怨,获得能量。

《易经》上叫做“七日来复”,《伤寒论》里面也记载的七日传变,西方《圣经》也是按一周来论,这七是一个神奇的数字,应该这样说,本身中国这种几千年留下来的传统意识,已经集数百代人的智慧。现在西方创伤心理学的成果很符合我们中国传统习俗的智慧结晶。

老师后来跟大家说,七字不简单,我们学中药,也要重视这个七字的药物,七字又跟奇字是相通的,带七的药多少会沾些神奇,老师上太白山采药时,都知道秦岭七药很出名,毛老师介绍了好几种七药,我们在临床上都用得很好,比如用凤尾七来治月子病,用扣子七来透郁热,化瘀血,治头痛,小儿顽积,肿瘤癌症,用七叶一枝花泡酒,治牙痛,或用来蛇虫咬伤,以及运用于各类抗肿瘤药中,当然还有世界闻名的三七,把七字药研究好,这在治病过程当中,常常可出奇制胜,活得意外的惊喜。 

最后,程老师教了大家一个缓解创伤的小办法,然后程老师请余老师上去谈谈感受,还有给大家讲一些养生方面的知识。

聆心阁上听讲座 - 任之堂主人 - 上观天,下观地,中观人

老师说,这次我们任之堂过来,多了解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,这个很管用,我们现在每天看的病人中,就有一部分的病人,身体没啥毛病,就是心理问题多。有些病人说,我这鼻子怎么天天红,我头发怎么白了,这里长块斑,那里长块痘,也非常在意,搞得自己很自卑,不敢走出去,把自己关在房里。所以碰到这些问题时,最好帮他们疏导心理。这也是我们任之堂来这里的主要目的。

关于哀伤与疗愈,我可以谈一点我自己的体会,以前我太爷过世时,我经常很伤心,吃不下饭,但是我爸爸就会在平时有好菜的时候,另外盛出一碗放在旁边,并且告诉我,太爷跟我们一起吃饭呢!这样我听了心就很安,有好吃的会想起给太爷留下一碗,有时从窗外会飞进来一些蚱蜢或螳螂这些小昆虫,家里人跟我们说,这是太爷派过来的,跟大家一起开心吃饭,然后我们就会把这些小昆虫送出去,所以一直到现在为止,太爷在我心中的哀伤居然慢慢转为一股力量。

而程老师也说她也听说过这方面的仪式,而且能让很多人缓解心理上的哀伤,转而对将来充满期待跟希望,然后程老师也谈一下,她自己是如何化解这哀伤的,她把过世的父亲,看成是一座上,一棵松树,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座山,一棵树,每当看到高耸的山,挺拔的松树时,她就有股强大的力量,并且程老师也教大家,可做如此观想引导,把哀伤化为力量,把忧思化为寄托。

老师不单用中医来治病,而且还用中医的思维来处理人情世故,最后老师提到一点,说,我们太过关注亲人去世后的仪式,要多想想去世前我们要做什么,该尽的我们尽了,就不会有很多遗憾。应该有更多的仪式,我认为要在亲人在世的时候做,在世的仪式,常常比死后的仪式更重要,人在世尽量要做到问心无愧,那么就可从容面对各种生死离别,而不会有太多的疑惑。、

那么生前的仪式有哪些呢?《常回家看看》这首歌唱得很好,帮家里老人捶捶背,洗洗脚,炒炒菜,做做家务,多谈些心理话,这都很管用,我以前也跟我父亲有一些代沟,我觉得父子之间应该是这样的一种关系:“多年父子如兄弟。”在一次假期我回家时,我就带上两瓶酒,从来没有跟老父亲对杯畅饮过,当我第一次正式跟老父亲对杯畅饮时,我们父子之间一下子变得无比的亲近,好像从来都没有如此地亲近过,我父亲也没有如此开心过,我也没有如此安心过。

《黄帝内经》上说:“是故圣人不治己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此之谓也,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譬尤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!”

这是告诉我们要防范于未然,生病后再服药,社会动荡以后,再来考虑治理,这就像口渴了才准备去打井,战斗的时候才想到做兵器,这样就慢了。

余老师经常会用《增广贤文》里面的一些良言来话疗劝病人,其中就有这么一句话叫:“爱日以承欢,莫代丁兰刻木祀;椎牛而祭奠墓,不如鸡豚逮亲存。”这是说,子孙侍奉父母,膝下承欢,要珍惜时日,不要像丁兰那样,当用木头刻成双亲的雕像来祭祀时,就晚了点。即便是杀了牛来祭奠死去的人,但都不如在生之时好好照顾好父母的日常生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8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